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王中王心水论坛 >

纪念钱学森逝世一周年


发布日期:2019-08-07 10:26   来源:未知   阅读:

  2009年10月31日8时6分,人民科学家钱学森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2010年10月31日是钱学森逝世一周年纪念日。

  钱学森以赤胆忠诚的爱国情怀、卓尔不群的科学品质、无私无我的价值追求,深刻展示了科学巨擘崇高的大师风范和超凡的人格魅力。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面对“钱学森之问”,华裔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给出破解良方。

  钱学森逝世一周年,总结梳理他在科协工作理论研究方面的思想,继承发扬他的科协工作理论和方法,对创新发展科协工作有重要意义。

  钱老虽然很有学问,但不是书呆子。冯·卡门教授不仅知识渊博,还善于交际,家里经常高朋满座。钱老当时帮着招待客人,其社会活动能力、组织能力得到很大的锻炼。他回国后能够把那么大一个庞杂的队伍组织起来,能处理好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关系,既能把事情完成,又可以把关系处理好,是非常不容易的。

  钱老虽然很有学问,但不是书呆子。冯·卡门教授不仅知识渊博,还善于交际,家里经常高朋满座。钱老当时帮着招待客人,其社会活动能力、组织能力得到很大的锻炼。他回国后能够把那么大一个庞杂的队伍组织起来,能处理好方方面面、上上下下的关系,既能把事情完成,又可以把关系处理好,是非常不容易的。

  钱学森从青少年时期就有实事求是的品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来不得一点含糊。钱老对“一团和气”的学术空气很不满意。他批评说:大家当面都是你好我好,可是背后乱发议论,这不是搞学术的,不是发展科学的学风。所以在学术上就应该公开争论,但是许多人抹不开面子,甚至互相封锁、互相保密,他说这些都阻碍了科学的发展。

  钱学森从青少年时期就有实事求是的品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来不得一点含糊。钱老对“一团和气”的学术空气很不满意。他批评说:大家当面都是你好我好,可是背后乱发议论,这不是搞学术的,不是发展科学的学风。所以在学术上就应该公开争论,但是许多人抹不开面子,甚至互相封锁、互相保密,他说这些都阻碍了科学的发展。

  他有一个很懂现代教育的父亲。虽然他父亲叫他学理工,但同时又让北师大附中的校长林励儒教他伦理学,让高希舜教他绘画。钱老本人也说:我不仅喜欢科学,我也喜欢艺术,包括艺术理论。他在上海交大的时候,就读过普列汉诺夫的《艺术论》,他说:我读后很受启迪,原来对艺术还可以用唯物主义的方法进行分类。

  他有一个很懂现代教育的父亲。虽然他父亲叫他学理工,但同时又让北师大附中的校长林励儒教他伦理学,让高希舜教他绘画。钱老本人也说:我不仅喜欢科学,我也喜欢艺术,包括艺术理论。他在上海交大的时候,就读过普列汉诺夫的《艺术论》,他说:我读后很受启迪,原来对艺术还可以用唯物主义的方法进行分类。

  钱老经常说:要审时度势,办不了的事情不要勉强,办得了的事情要下定决心,坚持不懈,毫不放松。东风二号第一次发射出问题后,让钱老负责故障分析。他把控制系统的人员组织起来,说:每个星期四下午我来听你们汇报,我们要在控制问题上杀出一条血路来!此后,每个星期四他都按点就去,后来终于把控制系统的问题解决了。

  钱老经常说:要审时度势,办不了的事情不要勉强,办得了的事情要下定决心,坚持不懈,毫不放松。东风二号第一次发射出问题后,让钱老负责故障分析。他把控制系统的人员组织起来,说:每个星期四下午我来听你们汇报,我们要在控制问题上杀出一条血路来!此后,每个星期四他都按点就去,后来终于把控制系统的问题解决了。

  钱老对学术上的不正之风一贯非常关注,而且坚决进行抵制,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洁身自好,坚决抵制各种不正之风,不沾一点点污泥,比方说很多成果鉴定会,钱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文章,他也难以区别好坏,所以他说:“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也区分不开,我唯一做法就是不参加任何科研成果鉴定会。”

  钱老对学术上的不正之风一贯非常关注,而且坚决进行抵制,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洁身自好,坚决抵制各种不正之风,不沾一点点污泥,比方说很多成果鉴定会,钱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文章,他也难以区别好坏,所以他说:“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也区分不开,我唯一做法就是不参加任何科研成果鉴定会。”

  钱老总是鼓励年轻人提出自己的见解,只要有一丝闪光点,不管他说的跟钱老的意见一致不一致,他都虚心接受。精准无错九肖公式,在上世纪60年代,钱学森的一篇论文中间有个小错误,被一个在新疆农场农业大学工作的人发现了,他给钱学森写了一封信。没想到钱老收到信后非常重视,建议他写论文投给力学报,在整个力学界公开这个错误。

  钱老总是鼓励年轻人提出自己的见解,只要有一丝闪光点,不管他说的跟钱老的意见一致不一致,他都虚心接受。在上世纪60年代,钱学森的一篇论文中间有个小错误,被一个在新疆农场农业大学工作的人发现了,他给钱学森写了一封信。没想到钱老收到信后非常重视,建议他写论文投给力学报,在整个力学界公开这个错误。

  他不仅以自己严谨和勤奋的科学态度在航天领域为人类的进步做出卓越的贡献,更以淡泊名利和率真的人生态度诠释了一个科学家的人格本质。

  他不仅以自己严谨和勤奋的科学态度在航天领域为人类的进步做出卓越的贡献,更以淡泊名利和率真的人生态度诠释了一个科学家的人格本质。感动中国组委会授予钱学森的颁奖词:

  1929年中学毕业后,钱学森为复兴祖国,决心学工科,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35年,钱学森远渡重洋,来到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学习飞机设计与制造。1936年10月,钱学森转学到加州理工学院,开始了与先是尊敬老师后是亲密合作者冯·卡门教授的情谊。

  1955年6月的一天,钱学森夫妇摆脱特务监视,在一封寄给比利时亲戚的家书中,夹带了写给陈叔通先生的信,请求祖国帮助他早日回国。8月1日,中美大使级会谈在日内瓦开始,王炳南大使以钱学森写在一张香烟纸上的这封信为依据,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允许钱学森离美回国。作为让步条件,中国政府释放了美国11名军事人员。

  涂元季在已发表的《钱学森书信》中初步统计,钱老在几十年的书信中辞掉了总顾问、高级顾问、名誉主席、名誉会长、名誉院长、名誉校长、科学大师、战略科学家、顶层科学家等等头衔达30多个。众多名利,在钱学森面前,根本不能形成诱惑,甚至对于理应属于自己的也处之淡然。

  1954年,一本名为《工程控制论》的学术著作引起了控制领域的轰动,吸引了大批数学家和工程技术专家从事控制论的研究,并形成了控制科学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研究高潮。书的作者就是钱学森。竟是在美国遭受软禁期间,他5年磨一剑,开辟了研究的全新领域,并获得了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成功。

  1957年,100多名大学毕业生参加导弹专业教育训练班。导弹研制对于全中国来说,还是一张白纸。1960年,经过对两个方案深入论证,计划在仿制基础上再提高,自行设计1200至1500公里的中近程导弹。1960年11月5日,中国第一颗近程导弹发射成功。1964年6月,自行设计的“东风二号”导弹,全程试射获得成功。

  人才培养问题是钱老晚年一直思考和忧虑的。他多次说过:我觉得我们国家这些年科学技术有很大的发展,成绩也不少,但是就我个人的看法,自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没有培养出世界一流的、站在最前沿的大师级人物。

  钱学森与冯·卡门合作进行的可压缩边界层的研究,揭示了这一领域的一些温度变化情况,创立了卡门——钱学森方法。与郭永怀合作最早在跨声速流动问题中引入上下临界马赫数的概念。

  从 40年代到60年代初期,钱学森在火箭与航天领域提出了若干重要的概念:在40年代提出并实现了火箭助推起飞装置(JATO),使飞机跑道距离缩短;在 1949年提出了火箭旅客飞机概念和关于核火箭的设想;在1953年研究了行星际飞行理论的可能性。

  工程控制论在其形成过程中,把设计稳定与制导系统这类工程技术实践作为主要研究对象。钱学森本人就是这类研究工作的先驱者。

  钱学森不仅将中国航天系统工程的实践提炼成航天系统工程理论,并且在80年代初期提出国民经济建设总体设计部的概念。

  钱学森提出创建思维科学这一科学技术部门,把30年代中国哲学界曾议论过,有所争论,但在当时条件下没法讲清楚的主张,科学地概括成为思维科学。

  钱学森是中国人体科学的倡导者。钱学森提出用“人体功能态”理论来描述人体这一开放的复杂巨系统,研究系统的结构、功能和行为。

  钱学森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早在1935年赴美国留学之前,他就立下学成必归、报效祖国的誓言。他曾说,我是中国人,我到美国去,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科学技术学到手,为自己的祖国服务。

  钱学森对中国高度忠诚。无论是国家处在顺利发展时期,还是遭遇暂时波折和困难,他始终对党高度信赖。上世纪60年代初,国家遇到经济困难时,他毫不犹豫地将几千元稿费全部作为党费交给党小组长,以表达与党和人民同甘苦、共患难之情。

  钱学森坚定地信仰马克思主义。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阅读了《资本论》、《自然辩证法》等;回国后,他认真学习思想,刻苦研读《实践论》、《矛盾论》等哲学著作;改革开放以来,他坚持与时俱进,刻苦学习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

  钱学森视野开阔,思维超前,善于根据中央的总体部署和要求,通过战略谋划和顶层设计引领国防科技事业发展。回国后不久,在周恩来总理鼓励和支持下,他起草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为我国火箭和导弹技术的创建与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实施方案。

  钱学森尊重规律,科学求实,模范实践周恩来总理提出的“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的科研试验方针,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一贯倡导,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严格坚持“高度的政治思想性、高度的科学计划性、高度的组织纪律性”。

  钱学森始终从战略高度思考谋划人才培养。他曾经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建议,深刻阐述培养我国科技帅才和将才的重要性、迫切性,并具体提出了培养途径和方法。

  钱学森对扶植年轻一代充满热情。他说:“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要靠老的,但更重要的要靠年轻人,要靠他们敢想,中国的科学技术才能够发展。”在中国导弹事业起步初期,专业人才匮乏,他既当领导,又当老师。

  钱学森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寻。钱学森是“千里马”,更是发现“千里马”的伯乐。钱学森发现了王永志领异标新的科学资质,不断给予培养和鼓励,又积极推荐他担任新型导弹的总设计师。

  钱学森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他一生成就卓著,荣誉无数,但始终以淡定之心,坦然面对。他为人处事有自己的原则,坚持不题词,不为别人的书写序,不参加任何成果鉴定会,不出席任何应景活动,不兼任荣誉性职务。

  钱学森淡泊名利,品行高洁。他一生有三个“不在意”:一是对“官”不在意,他长期担任要职,曾道中83939数据公析网,但始终把自己当作劳动人民的一分子;二是对“钱”不在意,他常说我姓钱,但不爱钱;三是对“名”不在意,他认为科技人员要钻进科学世界,注重研究学问,不要为名所累。

  钱学森虚怀若谷,行为世范。他年轻时不迷信权威,成为权威后不自恃为高。他说过:“在科学上,没有什么认识是最后的。在任何新的领域,我们都是小学生。”

  2010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谈到“钱学森之问”时表示,大学改革要为学生创造独立思考、勇于创新的环境。大学还是应该由懂教育的人来办。大学还应该逐步改变行政化,按照教育规律办学。大学应该以教学为中心,使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历时一年半、易稿数十次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引起各界关注。其中,高校去行政化、高考制度改革、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等关键词成为焦点话题。

  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充分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和人才第一资源作用,提高教育现代化水平,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壮大创新人才队伍,推动发展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转变,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

  “爱国是钱老一生的动力。”钱老当年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哲敏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钱老留下的精神遗产中,最重要的是他崇高的爱国情怀,是他把自己的一切与民族振兴、国家发展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可贵品格,这已超越了学科的界限。这种将国家发展兴盛作为最高目标、不计个人得失利害的精神,今天尤其值得我们学习。”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郑强说。

  钱学森早年在美国做了20年学问,据统计,前后写了51篇论文。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钱老随他的老师冯·卡门教授到德国考察火箭技术,回美国后他们为国防部撰写了九卷本《迈向新高度》的考察报告,其中有五卷是钱老执笔的。1954年,钱老在美国出版了专著《工程控制论》,还有一本《物理力学》的讲义稿,回国后才出版成书。所有的手稿,他一片纸也没随手扔掉,而是完整有序地保存下来了。

  钱学森逝世后,有网站推出“从钱学森身上我们能学到什么?”的调查,统计结果显示,选爱国主义精神和奉献精神的,占75%。

  钱学森就是这样不贪名、不图利,默默奉献,尽职、尽心,将毕生献给了他热爱的祖国和钟情的科研事业,从未向祖国和人民索取任何回报。钱老常说:“我是一名科技人员,不是什么大官,那些‘官’的待遇,我一样也不想要。”

  1991年,钱学森退休,此后在北京过着低调的生活。半个世纪前钱学森在美国人的视野中消失,十几年前他又在中国人的视野中消失。不接受媒体采访,不接受任何物质和名利上的奖励。钱学森几次将国家奖励的巨额款项捐献出去,而作为可以享受国家领导人待遇的他,却几十年如一日住在破旧的楼房里,过着清贫的生活。几十年不动的相机,穿了一辈子的中山装,用了五十多年的提包。

  从《钱学森书信》看钱老的科学精神“一部《钱学森书信》捧在你的手里,犹如一个活生生的钱学森站在你的面前。读完这部《书信》,掩卷冥思,你不仅可以看到钱学森的‘外表’,还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的内心世界。”

香港最快开奖现在结果  |   王中王心水论坛  |   50551.com  |   79111九龙堂王中王总网  |  


Power by DedeCms